中博娱乐

                                                来源:中博娱乐
                                                发稿时间:2020-08-09 06:49:48

                                                我们的结论是:美国的法律很可能并不支持全面简单“封禁” TikTok,但政府拥有大把的手段来对这一免费社交软件制造“麻烦”,可以利用其出口管制、制裁法律和其它国家安全规定以限制TikTok并孤立字节跳动公司。

                                                然而,据《纽约时报》7日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近期所得出并提交给白宫的评估结果认为,中国政府并没有从视频应用程序TikTok处获取用户数据,这让特朗普政府近期一系列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应用程序的“指控”显得完全站不住脚。

                                                需要指出的是,被列入“实体清单”并不会正式阻止字节跳动公司向美国出口任何产品,但由于企业通常会过度遵守美国的制裁规定,但可能会导致苹果和谷歌等公司出于谨慎考虑而中断与字节跳动公司以及TikTok的非出口交易。

                                                CFIUS不能彻底“封禁”TikTok,但还有若干强制性手段以减轻其对数据隐私问题的顾虑,包括要求重组公司架构,以使字节跳动公司无法接触TikTok的美国数据。另一种方法是要求TikTok修订其数据收集和传播政策,CFIUS可任命一名独立的监督人员以审查和报告该公司是否遵守所有此类保护措施。

                                                2019年5月,特朗普签署了13873号行政命令,宣布“在美国境内不受限制地获取或使用”那些“由外国对手拥有、控制或服从外国对手的管辖权或指示”的通信技术将构成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该命令授权商务部基于对美国国家安全的“不可接受的风险”,阻止任何“获取、进口、转让、安装、交易或使用”信息与通信技术及服务的行为。

                                                蓬佩奥扬言,不但要封禁TikTok、微信等中国应用程序,还要封杀中国的海底电缆,在美国经营多年的中国电信公司和在云端存储信息的中国企业。

                                                美国可利用强大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攻击TikTok与字节跳动公司之间的关系。CFIUS会以国家安全为由审查(有时甚至会禁止)外国对美国公司的投资。2015年至2017年期间,在CFIUS审查的交易中,中国投资占25%以上,是全球所有其他国家中占比最高的。《2018年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颁布后,做出的一项改革的重点关注对象是那些会导致外国控制美国企业的交易,例如TikTok“保存或收集的美国公民敏感个人数据可能威胁国家安全”等情况。

                                                报道中还提到,此次特朗普政府针对TikTok和微信的禁令,是自去年采取措施禁止美国公司使用华为的通讯设备以来,程度最严重的一次。但《纽约时报》援引一部分情报官员的话称,TikTok构成的“威胁”和华为制造的“威胁”一比较,就显得“相形见绌”了。

                                                【文/博·巴恩斯、内森·朴、韦德·韦姆斯】

                                                特朗普政府热衷于对中国公司使用“实体清单”,如果供应商和其它业务伙伴因担心与“实体清单”上的实体进行交易也可能会招致美国的不必要审查而望而却步,那么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实体往往会遭受很大的损失。